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411 周某案(1 / 4)

有人说:“徐家军给的工钱这么高,女人不出来做活,这得少去多少钱呐。”

还有人说:“一个寡妇还不出来做工,在家享福,带个拖油瓶,一大家子都靠男人一个人养活,还要男人把工钱全部上交,这贱女人她可真是太会算计了......”

“咳咳!”店老板重重咳了一声,冷冷睨了那客人一眼。

对方察觉自己失言,慌忙拍了下自己的嘴巴,“瞧我这张臭嘴,我没别的意思,真的,就是不小心嘴瓢了......”

在徐家军的地盘上,女人和孩子都受到光明教会的保护,还敢诋毁女人和孩子,不想活了?

拖油瓶、贱女人这种词,心里想想没人管你,但要是说出来——

瞧,站在柜台上的卖报郎已经跳了下来,摘下头上的毛线帽子,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庞来。

原来这竟是个女孩子。

她收起先前的嬉笑模样,冷着一张小脸说:“我会把你刚刚说的话如实告诉神子。”

说罢,扔下报纸,大步走出店铺,朝着光明教会那边去了。

嘴瓢的男人吓得急忙追了出去,远远都还能听见他哀求的声音:

“小姑奶奶,求你了,可千万别说啊,大叔给你钱、给你糖啊,你要什么你说一声,只求您小人不计大人过,绕了叔这一回吧......”

马良看着远去的这一大一小,冷嗤道:“该!”

这种人一看就是不知道徐家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才敢这么胡说八道,就算今天不完蛋,迟早也会完蛋。

马良对这种蠢人一点都不同情。

他捡起卖报郎丢下的报纸,用自己刚学不久的拼音努力拼读出上面的内容,全面了解到了这次结婚事件的情况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