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6章 验证(1 / 2)

徐大心虚的摆摆手说不敢当,只是凑巧罢了,别的病他也没办法。

抽空偷瞄闺女一眼,却见她正站在布帘后面,围着夜壶打转。

他这姑娘真是......非和屎尿屁杠上了!

天已经很晚了,大概凌晨三点左右,老大夫都撑不住了,见公孙昊吃了秘方有明显好转,留下药童,准备回去休息一下。

至于和新来的神医探讨医术问题,还是等他睡好了再来请教吧。

熬夜伺候过病患的家属都明白,那是真的很消耗精力体力,老大夫要走,公孙昊表示理解,并让随从石头送他出去。

不过两人还没走到门口,就听见角落里传来一声轻喝:“等等!消毒再走!”

消毒?

消什么毒,什么是消毒?

屋内众人齐齐朝发声处看去,就见徐月站在夜壶前,开口问道:

“大夫,您就不觉得奇怪吗?为何主家的病情反反复复,好了又坏?明明只是腹泻之症,却如此难愈?”

老大夫被问得一怔,下意识看了公孙昊一眼,显然,他早察觉到了这次病情的不寻常。

公孙昊恢复了不少力气,躺在榻上,疑惑追问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徐月此刻却不再说话,而是看向徐大,示意他来开口。

她年纪小,也没有有力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权威性。但徐大这个被冠以神医的成年人不一样,他开口,屋里这些人总会上心一些。

徐大道:“主家以为我们为何要从头到脚将自己包裹起来?”

公孙昊早就觉得徐月父子三人穿得奇怪了,之所以没问,是因为刚刚没有那个精力。

现在见徐大主动开口,见多识广的公孙昊稍稍一想,就猜测道:

“我曾在京都见过不少大夫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原因无他,只因为那年京都染疫,如此可以预防疫病染身,难不成我这病......”

话说到这,不等公孙昊继续猜测下去,本就觉得自己有点不舒服的老大夫忽觉两眼发晕,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下去。

幸好石头跟随其后,及时将他扶住,人这才没有倒下。

“李大夫您没事吧?”公孙昊关心问道。

李大夫摆摆手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心理原因作祟被疫病两字吓倒,还是真的头脑发晕。

捂着头说:“有些昏沉,老了,身体不如年轻人,连着几夜没歇好,就有些不适。”

说着,深吸几口气缓和一下,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徐大,试探问道:

“徐神医,船上出现的腹泻症状,您觉得是疫病感染所致?”

徐大先纠正了对方对自己的称呼,“神医不敢当,李大夫您叫我徐大就好。”

“至于船上集体腹泻症状,老大夫您说得没错,就是病毒感染所致。”

徐大此话一出,满屋的人脸色齐齐一变,特别是随身伺候公孙昊好几天的侍女,闻言脚下一软,瘫倒在地,两眼发红,控制不住情绪抽噎起来。

徐大见状,无语的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,又道:“不过这次的病毒不算棘手,可以用对症下药的治疗方案进行治疗,直到痊愈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