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003 得离开(1 / 4)

徐月回到堂屋。

家里唯一的火把从厨房挪到了堂屋里,不大的四方桌上,徐月、徐二娘、徐大、王氏,四人各座一角。

桌上放着四碗米糠饭,和一瓮烧开的水。

至于那些徐月以为是加餐的兔子肉或者野鸡肉,并没有出现在餐桌上,而是被王氏收拾好,切成小块用叶片包好了放在灶台上,似乎还有其他的用处。

王氏拿起筷子,下达了命令:“开饭!”

徐月三人这才动筷,不过.....

哪怕今天的晚饭比前几天的都扎实,一口勉强被蒸熟、完全没有其他味道的湿乎乎米糠塞进嘴里后,徐月发现自己怎么也咽不下去。

悄咪咪抬眼一瞅,何止是她咽不下,她阿爹眉头皱成了川字,嘴里含着一口米糠,咽也不是,吞也不是。

他,徐青阳!

堂堂修二代,从小锦衣玉食,吃的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山珍海味儿。

作为修仙界里的时尚达人,修士中的审美风向标,敌人眼中的纨绔子弟,哪怕是最简单的灵米饭,他也要摆成一朵精致的雪莲花,方才食用。

而此刻手里这碗米糠饭,他生平见都不曾见过,四百年的人生里,头一次知道人类食谱里居然有米糠这么个玩意儿!

相比起徐大内心的剧烈波动,徐二娘对米糠饭的抗拒表现得不太明显,她只是用她那双和徐大如出一辙的丹凤眼盯着手里的米糠饭,陷入了沉思。

这到底是谁发明出来的食物?

怎么会有人觉得这种东西是可以给人吃的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