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女生耽美>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> 104、三天光明(六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104、三天光明(六)(1 / 2)

苏州城里最近来了一对奇怪的夫妻。

他们刚来就惹了这里的富家商户,原本百姓们有些担心会闹出大事,可这两人不常出门,众人连他们的面都很少见到。

城里孩童顽劣,拿着荷叶和莲蓬大街小巷到处跑,等到了这家宅邸时,心里的好奇终究是漫到了极点。

其中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,咬着莲蓬,徒手爬到了院外的槐树上,其余小一些的在下面给他助威。

他们记得这个宅邸以前杂草丛生,根本没人住,但晚上会有白衣人在这里飘,这倒成了这里为数不多的恐怖传闻之一。

小孩爬到树间,拨开缀着些许槐花的花枝往里看,顿时张大了嘴。

原本杂草丛生的地方簇拥着花团,树下架上了秋千,院里的青石板干净整洁,和他之前看过的完全不同。

院中水井边站着两人,一男一女,两人之间连着鹅黄色绸带,看起来略有些怪异。

这小孩正往前探去,想看得仔细些,井边那男子便微微偏头,似是向他这里看了一眼。

小孩抱着莲蓬往后仰身,心脏跳个不停,正欲下树,低头看着这高度时不禁吸了口气。

他们从小长在河边,下水是一绝,但下树就有些困难了。

他被困在这处,只能僵着身体不敢动,生怕被李弱水二人发现。

“冰了这么久,等一下吃起来肯定舒服!”

李弱水将桶从井中摇了上来,里面卡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西瓜,还冒着凉丝丝的冷气,光是摸着就消了不少夏日的倦意。

她抱着瓜,带着路之遥走到凉亭中,袖口被她挽到臂弯处,夏日的舒适感顿时体现。

“夏天当然要吹着风吃西瓜。”

西瓜被切成一块一块的,红色的汁水落在白瓷盘中,她拿起一块,汁水便又顺着她的指尖蜿蜒到了腕上的佛珠下。

李弱水下意识站起身,将西瓜举远了一些,她左右看着,想要找出一块手帕擦一擦。

“这个西瓜汁可不好洗。”

找了一圈都没有,她正想起身去房里拿一块,手背上顿时覆上一点温热。

离她半臂远的路之遥此时正倾身吮着她手上的西瓜汁。

不知为何,此时李弱水脑子里的第一反应不是涩气,而是他终于靠近自己了。

他们到苏州已经十日,这十日里,他们白日形影不离,夜晚同榻而眠,可却没有了以往的黏糊。

路之遥总是有意和她保持距离,夜晚也不再缠着她,最多只是抓着她的一小片衣角。

“……你要吃一块吗?”

李弱水看着他的动作,心里隐隐有些期待,也有些紧张。

相爱的人总是想要和对方再亲近一些,她也不例外。

他的唇在她手腕上颇为眷恋地停留了一会儿,直到她的手上再没有汁水后才扬起头。

“我有手帕。”

路之遥从怀中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她,随后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坐到她对面,伸手拿了一块西瓜,启唇咬了一口。

他的唇角是微微上翘的,张口时便有些笑吟吟的味道,西瓜汁滋润着他的唇瓣,被他抿在唇间,看得李弱水莫名红了耳根。

……真是完蛋,他做什么她都觉得好好看,难道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。

“甜不甜?”

路之遥依旧没有靠近她,只弯了眼眸,神色看起来似乎和往常一样。

“好吃。”

他把西瓜推到李弱水身前,柔和着眉眼,漾着春水的眸子里依旧只有她。

路之遥的食量一直很小,但最近被李弱水带着吃东西,食量倒是比以往大了许多。

不过那唇色似乎没有变得很红润,甚至最近看来还白了不少。

难道他吃多了反而会身体不好吗?这不合理啊。

李弱水默默叹了口气,她能看得出来,路之遥方才突然凑上来不过是因为忍不住了而已。

想要更加亲近的欲/望,他可是比她浓烈得太多。

而且总是这么憋着,会憋出病的。

李弱水用手帕擦了擦手,张开手臂,猛地扑到了路之遥身上。

“真拿你没办法,你不来蹭我,我就来蹭你吧。”

很久以前她就发现了,路之遥似乎有比较严重的肌肤饥渴症,当然,渴望的对象主要是对她。

这很正常。

平常人对待喜欢的人都不由自主想要搂搂抱抱,以此来抒发自己的爱意。

对于他这样感情浓烈又极端的人来说,他的渴望会是平常人的数十倍,或是比这更多。

李弱水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忍下来的。

以路之遥的身手,如果他想要躲开,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。

可他没有。

他唇角的笑微微愣了一下,看起来像是没有反应过来,可他的身体却很诚实,他抬手接住了她。

在拥抱上的瞬间,心里的空茫突然被填满,身体松弛下来,就连情绪都平和了不少。

路之遥控制不住地侧头,鼻尖触上她的颈脉,终于缓缓出了口气,逸出一声喟叹。

在心底压制住的一切似乎都有了出口,不再焦虑、不再难耐,躁动的情绪犹如被温柔的水流包裹,他仿佛又找回了自己。

“心情是不是舒服了很多?”

李弱水拥着他,任他用手顺着自己的头发,她看着这焕然一新的院子,幽幽叹口气。

雀鸟叽叽喳喳从远处飞来,一点不怕生地停在桌子上,啄食掉出的几粒西瓜籽。

桌上还铺着路之遥习字练字的宣纸,它踩了一脚墨,跳到了宣纸上,点出几个小巧的印记。

它啪啪乱走,将纸上未干的“弱水”二字踩得糊成一团。

路之遥的心绪平了许多,他直起身,依旧含着笑。

“今日要不要出去逛逛?”

就像是为了安抚他,这十日来,李弱水没有踏出府门一步,甚至连出门的要求都没提过。

虽然他确实很开心,可若是李弱水心里觉得很难受,这点开心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。

“不去,太热了。”

李弱水完全不怕小黑屋,她夏天怕热,冬天怕冷,这两个季节就算路之遥不说,她也不会出门一步。

桌上的雀鸟被二人惊到,豆豆眼一转,立刻鸣叫着飞到了院外那颗树上。

扑棱棱的振翅声钻进树里,小孩的尖叫声传出树外。

李弱水转头望向那处,不禁挑起了眉,竟然有人偷看他们?

路之遥还搂着她的脖颈舍不得放开,他神色虽有些不耐,但还是转头看向那处。

绿绿的莲蓬从树中甩到亭子里,藏在树里的那孩子一脚踩滑,身体就这么搭在他们院墙上,全靠手拉着树枝才不至于落下来。

李弱水眼眸一弯,捡起莲蓬走到墙下,笑看着这位不速之客。

“你娘亲有没有告诉你,偷看是要被挖眼睛的。”

这句话极有路之遥的味道,她模仿的神态也有七分像,这奇怪的气势倒真的唬住了这个孩子。

路之遥望着她的背影,心情极好地起身,虽然有些犹豫,但还是将他手上的蚕丝扣解了,笑眯眯地在身后说了一句。

“你先聊,我去拿伞,若是不敢动手,那便让我来挖。”

李弱水是开玩笑,可路之遥说的是真的。

对于李弱水说的,哪怕只是一句玩笑话,他也会将它放在心上。

小孩被吓到了,他抓着树枝吊在空中,语调有些慌乱地向李弱水求饶。

“姐姐,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。不过是你们来苏州十一天了,从来没有出去过,这里以前又是个鬼宅,我只是想来看看里面的是人是鬼。”

“偷窥别人可不是什么好行为,不过你放心,不会挖你眼睛,但你得在这里吊着反省一下。”

李弱水啧啧摇头,捡起地上的莲蓬,随手又将它扔出了墙外。

“小孩子要好好读书,怎么连算数都不会算,我们哪里来了十一日,算上今天也才来了十天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