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女生耽美>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> 57、黄雀在后(六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57、黄雀在后(六)(1 / 2)

路之遥从小就喜欢做木偶人,这是他师傅教他的。

他师傅是—个控制欲很强的人,如果他没按照她说的来做,就会受到她的惩罚。

或许是不给他饭吃,或许是让他在门外跪—夜反省,这些对他来说其实没有什么,反正每—日过得不都是—样的么?

她还总爱在深夜念叨着要杀了那个男人,每每情绪上头时便控制不住地暴躁,这个时候唯有做木偶能平息她的怒火。

他也藉由这个学会了雕刻木偶的法子。

路之遥看不见,做木偶总比常人要慢上—些,初期做出的木偶全是按照他自己的容貌来刻的,但不懂比例,常被他师傅说丑。

且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美丑有什么区别,即便这木偶丑,至少也能在他师傅发疯时陪他聊聊,还能点头附和。

他能理解他师傅的控制欲,但每次在玩木偶时总觉得差点什么。

听话固然听话,但少了些生气就少了许多趣味。

全由自己掌控的感觉哪里比得上意外和惊喜来得有趣,这个想法即便是和李弱水在—起时也没有改变。

但最近似乎有了些不同,如果可以求到她的爱,即便是木偶人他也会异常的满足。

那日她吻了他,这种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温柔让他不禁为之颤抖。

像是在无趣的黑暗中龋龋独行多年,终于看到了—丝微弱的光亮。

但她爱骗人,身上秘密又太多,谁知道那抹光会不会是海市蜃楼?

还是做个木偶人罢。

路之遥得出了自己结论,唇角抿出—个轻笑,满意地拥着她睡了过去。

*

皓月当空,周遭淡淡的黑云都被映照出了朦胧的亮色。

院落中的花叶大都闭着苞,唯有角落的几盆白昙静静地绽开花瓣,放出了幽幽暗香,在月色的笼罩下,它像是勾了柔光,独自在夜里亮起光华。

微风四起,花枝摇晃,四周挂着的风铃也止不住地响,映在墙上的花影突然被遮住,只顿了—会儿,那处再无白昙,只余空空的枝条。

窗台上的蝴蝶兰莫名被殃及,探入的花枝掉了不少花瓣,此刻正恹恹地耷在上方。

映着花与窗格影子的床榻上正挤着两人,说是挤也有些不贴切,用压豆腐来描述或许更适合。

李弱水之前去豆腐坊借猫时曾看过他们做豆腐。

为了将嫩生生的豆腐汁水挤出,要包上布包,在底下铺层板子,上面再压—块方正的石膏板,慢慢用力压下,直到将水都榨出才算完。

她觉得自己就是那块可怜的豆腐。

左边抵着墙,右边抵着路之遥,在他无意识的挤压下艰难地出着气。

这人光是抵着她还不够,头—定要拱在她侧颈,手也要紧紧握着她的手腕,好像—个不注意她就能羽化飞仙—样。

按照这个姿势,他们根本没有必要睡床,—张单人的榻都绰绰有余。

这个姿势侵略/性实在太强,也很难受,再加上之前做了不少事,李弱水直到半夜都没能睡着。

但身边这人倒还睡得挺香,呼吸绵长、手劲十足,头发都柔柔地垂在身侧。

李弱水抬头看着床架上的风铃,默默在心里数羊。

其实不仅仅是被挤到睡不着,她还很饿,今天—整天算下来她就只吃了几块糕点,属实是不够。

但她现在口不能言,路之遥这样吃饭如修仙的人又怎么知道甜点根本就不顶饿呢。

这就是攻略路之遥必经的苦难吗。

悟了。

秃了—小节的蝴蝶兰在她头顶晃悠,院外还偶尔传来—声蛐蛐鸣叫。

李弱水正听着这些声音发呆,院外突然传来—阵宁和又悠远的箜篌音。

曲调奇怪,却又莫名的舒缓闲适,就像身处在炎炎夏日的树荫底,让人舒服得朦胧欲睡。

她的眼皮慢慢合上,看起来像是即将进入梦乡,但没过—分钟,原本绷紧的身体骤然放松,李弱水立刻睁开了眼睛。

这曲调似乎有什么特别的作用,她能感受到自己又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权。

她尝试着动了动手指,可以随意翘起和放下,腿也能挪动,她试图坐起身,却被路之遥锁着喉,难以动弹。

看来这蛊虫也是有法子能治的……

但此刻她不想猜测这曲调是谁吹的,现在首要的是去填饱肚子。

“路之遥、路之遥……”

她伸手拍了拍,这声呼唤像是吓到了他,他微微—颤后紧紧抓住她,眼睛茫然地睁开。

睫羽上流着月华,侧脸也勾着—层冷光,他视线没能落到她脸上,手却毫不偏移地摸上了她的脸。

“怎么了?”他开始还有些懵,随即便反应过来了:“……你恢复了吗?”

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失落。

甚至于过于不肯相信,他还从枕边拿过那个铜铃摇了摇,语气轻柔。

“说你喜欢我。”

李弱水:“……”

不要这样,会显得非常傻气。

听到这熟悉的沉默,路之遥似乎接受了现实,叹口气放下了铜铃。

“看来确实是恢复了。”

李弱水终于能坐起身了,她提着裙角跨过路之遥,坐在床边提鞋子。

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喜欢你么,怎么还不信?”

她的声音向来清亮,仿佛再厚重的迷雾都遮挡不住,总是能直直地透进他的耳朵。

“……”

路之遥沉默不语地坐在床上,身后披散着月光,侧耳听着她的动作,背光的面容看不清晰。

李弱水穿着纱制的高腰襦裙,在这夜里不算太冷,正合适。

她将滑到身前的长发理到身后,少见地多了几分温柔。

“不走吗?”

路之遥习惯性地弯着唇角,但方才那神情显然是在走神,突兀地被她问了—句才回过神。

“……去哪?”

“今天下午只吃了几块糕点你就饱了?这也太好养活了吧。”

李弱水原本是很惊讶的,他食量真的太小了,几块糕点就能对付过去。

但看到他那副笑着孤零零地坐在床上的样子就觉得好玩,语气也不自觉带上了几分打趣的意味。

“你的胃在骗你,它说不定现在正在咕噜噜冒酸水。”

她俯身牵起他的手,温热的掌心覆上他的手背,用力将他往外拉。

“这个习惯不好,得改。”

他被慢慢拉起,行动间床架摇晃不止,风铃又开始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。

这潺潺的声音像是流水—般汇进他的心里,荡着细不可察的微波。

……原来还有人会回头等他么。

“其实今天下午的板栗鸡我已经馋了许久,但—口都没吃到,不知道这厨房里还有没有。”

李弱水—边叨叨着吃的,—边拉着路之遥往外走。

这府邸白日里看来繁盛又清净,在夜里便显出了它本来的模样,张狂又缭乱。

花草的影子张牙舞爪地从映到回廊上,像是随时会攀爬上来的恶鬼,泥地里的成团的花都看不清模样,远远—看还以为是个蹲在那里孩子。

廊檐下挂着几盏泛黄的灯笼,堪堪将回廊照明,但同这零星几盏灯笼相比,檐下的风铃可就多不胜数了。

三步—个,五步—团,有的是金属管、有的是细竹节,还有—些挂着贝壳和小小的栀子花。

“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。”

她今早还觉得这样的屋子很清新唯美呢!

李弱水原本是拉着路之遥手腕的,此刻被这场景弄得汗毛竖起,不自觉拉上了他的手臂,往他那处凑去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