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女生耽美>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> 48、暗香涟漪(四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48、暗香涟漪(四)(1 / 2)

“郑小姐,这事我做不了。”

徐娇娘紧紧拉着外袍,神色依旧紧张。

“为何?”郑眉站起身,有些疑惑地看着她:“你已经收了钱了。”

徐娇娘抓紧衣摆,不敢说出那晚的所见所闻,可她确实已经收了钱,这位郑家大小姐也不是她能随意毁约的对象。

进退两难,若是早些知道是那人她是如何都不会答应的。

郑眉看了一眼身旁的丫鬟:“你那边如何了?”

小丫鬟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对面茶馆:“已经让人故意告诉李姑娘了,她现在大概在来的路上。”

开弓没有回头箭,人已经来了,她不会错过这次机会。

“我们加钱,三百两,只要能让他们二人有嫌隙,还能继续加。”

郑眉坐回位置上,言外之意便是不答应她的请求。

郑眉长到这么大,从未受过那般屈辱,若是那天没带侍卫,她如今恐怕就是一具死尸了。

这样的仇,她怎么可能不报?

打蛇要打七寸,她不了解路之遥,但她看得出来他与李弱水的关系不寻常,所以她打算从李弱水那处下手。

制造二人之间的嫌隙,毁他清白,让李弱水抛弃他。

会客室的线香是她重金买来的,闻上一些只会觉得口渴燥热,但若是饮了酒,那可是连柳下惠都压不住的。

她现在之所以能约到路之遥全靠那块玄铁,一旦给出去了,以后再想下手恐怕比登天还难。

所以她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。

“他已经闻了将近一刻钟的香,你只要再哄他多喝些酒,任凭他武功高也只能浑身无力地倒在桌上。”

郑眉早就试过这香的效用,再厉害的人也抵不过一壶酒。

“不需要你多做什么,只要等那位穿着鹅黄衣裙的女子进门时扑在他身上就好。”

徐娇娘被她这番话说动,原本坚定拒绝的想法又左右摇摆起来,最终咬着唇点头了。

“我试试。”

徐娇娘又回到了茶馆,她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,那晚她没发出一点声音,他又是个瞎子,认不出她的。

路之遥还坐在窗边听书,但有些心不在焉,听到她入门的声响时便侧过头来问道。

“郑小姐还没到么?”

若是今日拿不到玄铁,他只好罚一罚这位喜欢毁约的大小姐了。

徐娇娘眼神飘了下,笑道:“郑小姐还在谈生意,过会儿就来,便让我先来服侍公子。”

她拿着一杯酒走近路之遥,在离他一步远时停下了脚步。

“这是沧州最出名的桂花酿,公子要不要试试?”

“多谢,但我不爱饮酒。”

路之遥笑着拒绝她,在她靠近时微微一怔,开口问道:“你是春风楼的人?”

徐娇娘手一抖,酒洒了不少出去。

“公子怎么知道的……”

“之前去那里做过任务,春风楼的人大多都是这个味道。”

路之遥突然来了兴致,转身正对着她,轻闭的眼睫微微弯起。

“听说你们那里有一种药膏,抹了能消肿褪黑,真的么?”

徐娇娘神色一僵,下意识递出了酒杯:“不、不如公子同娇娘边喝边聊?”

路之遥一语不发地静静面向她,这让她有些心虚,便将递出的酒杯慢慢收了回去。

静默一瞬后,他突然弯起唇角,接过了那杯酒。

“可以。”

里面有毒没毒又如何,他早就已经习惯这些,现在也少有毒能让他中招了。

路之遥慢慢抿了一口,无毒,但酒味很淡,大多都是桂花的甜香,李弱水大概会喜欢喝这个。

“这个药膏是我们姐妹研制出的小玩意,确实有些效用。”徐娇娘尽量地找话题,又给他倒上了一杯酒。

“公子为何对这个东西感兴趣?”

“因为被人看到了,她说不好看。”

徐娇娘将酒推给他,顺着他的话题聊了下去:“看来是公子心悦之人了。”

路之遥摩挲着酒杯,嘴角扬着笑,但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。

“心悦之人?为何这么说?你认识她么?”

徐娇娘满心都是如何让他多喝些,就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等他又饮下一杯后才开口。

“认不认识有什么打紧的,若不是心悦之人,公子又怎么会这么在意她的言语。”

路之遥放下酒杯,静默良久:“……心悦之人,是靠这个判断的?”

“当然不止,来,咱们碰杯,听我细细说来。”

已经好几杯了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,她只好再拖着让他多喝一些。

“除了过分在意这人的言语外,还会不自觉地吃醋、想时刻陪着她,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开心的,还希望她的焦点都在自己身上。”

“当然,最简单的判断方法便是心动,互相一凑近,摸摸心跳,便什么都出来了。”

徐娇娘已经开始用碗为他倒酒了,她希望这人能赶快发作。

若是等那位姑娘到了她还没将人放倒,那可就是两边不讨好,她什么也得不到。

路之遥脸上已经没了笑,他眉头轻蹙,手不自觉握着腕上的佛珠,用力地将一颗颗珠子压进了手腕里。

他甚至能透过珠子感受到腕间突突跳动的脉搏,那里似乎加快了一些。

所以他的心悸并不是身体不好,而是心动么?

可他对李弱水并没有杀意。

他娘亲、他师傅,每一个都因为心动变得可怖,每一日都沉浸在痛苦之中,这才是情爱原本的样子。

情爱就是恶心又痛苦的东西,怎么会像她说的这般轻松?

可她说的每一样他都体会过,难道他也会像她们那般,堕入无尽的痛苦中么?

“公子?公子?”

徐娇娘看着一语不发的路之遥,心下焦急,实在不知道他有没有中找回

“我去看看郑小姐的情况,说不准他们已经商谈好了。”

就在徐娇娘下楼的时候,郑眉的丫鬟正在对面的客栈的窗边往外打量,她在人群中看到一抹鹅黄,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。

“小姐,我看到她了!”

郑眉站起身远远看了一眼,确实是李弱水,她神色有些凝重,估计是听说消息后气到了。

正好啊,等她看到了那副场面,最好是立马将路之遥抛弃,让他至此活在被抛弃的痛苦中。

但她的嘴角扬到一半便僵在了原处:“徐娇娘怎么从茶馆出来了,快让她回去!”

“是!”

丫鬟趴在窗口看了一眼,立刻转身提着裙摆便下了楼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