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女生耽美>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> 42、螳螂捕蝉(八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42、螳螂捕蝉(八)(1 / 2)

这棵梨树上还带着不少白嫩的花朵,也有一些还未成熟的青涩小梨子挂在枝头,看起来繁杂又漂亮。

路之遥的衣角混在其中,竟也没什么不对劲。

李弱水站在树下抬头望去,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是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打个招呼,还是假装没看见他……

明明才两日没见,她竟然有种情侣吵架后再见面的别扭拘谨感,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。

李弱水拍拍自己的脸,假装没看见他。

她转到拐角将郑言清拉了出来:“趁现在人赃并获,咱们先去抓个正着。”

郑言清回过神来,有些迟疑地看着她:“那人不是郑府的?”

“不是。”

他终于清醒了,带着缠着绷带的右手到不远处捡了根木棍,神色认真地看着她。

“拿上武器,不怕他们狗急跳墙。”

那个秀才看起来就弱不禁风,小厮看起来也比较矮小,算起来他们这边更有胜算一些。

“好,咱们进去!”

其实在算胜率时,李弱水下意识将树上的路之遥算了进去,原本还有些顾虑的她顿时信心倍增,带着郑言清就冲了进去。

直接将这个人带到郑家就能解决问题了,她也可以走完剧情功成身退。

两人破门而入,正好看见那个秀才拿了什么东西给小厮。

接过药包的小厮见到李弱水二人,下意识的反应便是捂着脸跑。

他没有走大门,而是准备翻墙,他顺着墙下的堆积物爬上了墙头,在翻出去时恰好发现了树上的路之遥,心下一惊,不小心摔了下去。

李弱水:……

那个秀才看着郑言清,原本怔楞的神情一变,换上了满面的嘲讽。

“这不是沧州赫赫有名的神童么,怎么到我这处破落地来了?”

破落地?

李弱水打量周围,这院子不小,还有一座琉璃瓦的小亭,亭周围挖了一个小池塘,里面有不少红白条纹的锦鲤。

怎么看都不像普通人的住所。

这下李弱水更确定他背后有人指使了,毕竟看这智商不像是能下毒七八年的人。

“方才都已经看到了,不用再寒暄什么,咱们直接去郑府吧。”

李弱水不想再浪费时间,直接挑明了两人前来的目的。

她一边说着这话,一边往梨树那处瞟,生怕路之遥又突然离开。

那个秀才不慌不忙地坐回石凳,给自己倒了一杯清酒,毫不在意地看着二人。

“我院子里就这些东西,不知姑娘看到什么了?”

这秀才发丝微乱,衣袍不够规整,像是刚起床的模样,他原本站着时还有一些书卷味,可如今却只剩下说不出的轻佻。

“秦方?你不是前年便去皇城参加殿试了么,怎么还在沧州?”

郑言清显然是认得他的,但也只是几面之缘,并没有深交。

“殿试?”

秦方动动肩膀,衣襟散得更开,李弱水隐约能看到上面奇怪的红痕。

“我连省试都没去,哪里来的殿试。”

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打了个酒嗝,眼神飘到了李弱水身上打量着她。

“应试之路崎岖弯折,哪有温香软玉来得舒服?”

郑言清瞪大眼睛,挡在李弱水身前,很是气愤:“非礼勿视,你书都读到哪里去了!”

“狗肚子里。”秦方索性扔了杯子,拿起酒壶便往嘴里灌:“你这个家里珍宝如何懂这天下最美妙的事。”

“你!”

郑言清很少与人吵架,此时你了许久也没说出下文,只好转头看向李弱水,想让她来怼几句。

可李弱水并没有在他身后,而是走到了墙下翻出一根二指粗的麻绳。

“说这么多做什么,将他捆了带走。”

秦方喝了个痛快,此时脸带红晕,靠在桌边看着李弱水,那眼神就像黏糊恶心的鼻涕虫,让人生厌。

“你们凭什么抓我?有证据证明我做了什么吗?”

确实,光凭他和小厮接头这一点,并不能完全证明就是他们合伙给郑言清下了毒,他随时可以找到漏洞反驳。

想要让他承认自己的罪行需要最直接的证据,没有证据难以服众,也很难将他绳之以法。

原著里陆飞月也是经过一番细致的调查和取证才断定的,毕竟原书是一本断案小说。

可李弱水并不是来帮主角陆飞月和江年断案的,她要做的只是攻略路之遥,然后回家。

“能不能直接证明是你下的毒不重要。”李弱水拿着绳子向他走来。

“能不能服众更不重要,我甚至没有想过要将你送到府衙。”

郑家二老把郑言清看作文曲星下凡,看作郑氏一族多年来能够高中状元的希望,他们根本不会放过一丝郑言清被迫害的可能性。

不需要李弱水给出多直接的证据,只要有一点可疑,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将秦方送出沧州,远离郑家,从此也会对这类事更加上心。

这也算是她吃了郑府火燚草的报酬,也是还了郑言清的恩情。

而且只要秦方被抓,书中的案情也算结束,她就能看到系统的判定结果了。

秦方看她拿着绳子走来,毫不慌张,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她的身姿,视线从襦裙下摆滑到系着绦带的腰身。

“细看诸处好,人人道,柳腰身。”

他摩挲着酒壶,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:“姑娘,愿不愿同我赴巫山云雨?”

李弱水拳头不能再硬了,她拿过郑言清怀里的木棍,二话不说便打了过去。

秦方闪身躲过,像是玩闹一般逗弄她:“虽说在下是书生,但为了风月事,也练过不少时日。”

他看李弱水拿棍的姿势娴熟,打来的招式也有章法,不觉有些惊讶。

“看来姑娘也练过,不如和我去床上比划几招?”

“滚!什么垃圾!”

李弱水气得不行,没想到自己会碰到这么个恶心东西,恨不得把他脑子里的废物都敲出来。

秦方确实是练过,但大多是练体力,和李弱水比技巧就落了下风,被棍子抽了不少地方。

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招架不住,从小腿处拔出暗藏的匕首,正想蓄力反击时,被一位突然到来的白衣公子止住了动作。

秦方的手腕看似被轻轻抓住,却难以挣脱。

那人腕上的白玉佛珠叮当碰出一声轻响,随手一转便卸了他的腕骨,痛得他忍不住大叫一声,手中匕首落到了地上。

“别人用棍子,你怎么能用匕首呢?”

路之遥轻声说了后,将手中的长棍塞到他另一只手中,笑容体贴和煦。

郑言清举着绳子跑到李弱水身前挡着,一脸不解地看着他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