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笔趣阁>女生耽美>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> 10、女子香(十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10、女子香(十)(1 / 2)

路之遥小时候便被他娘亲弃养,在外流浪了半年之久才遇上他的师傅,这才吃上了饱饭。

原著没有细写过路之遥的身世背景,但在李弱水的想象里,他娘亲就是一个攀上豪门后一脚蹬了自己残疾儿子的恶毒女人形象。

她应该是长相漂亮但气质刻薄,穿金戴银,对着自己孩子冷嘲热讽的人,而不是这个穿着轻灵,气质如同少女的女人。

除了漂亮之外,她和李弱水的想象一点都不沾边。

明眸皓齿,灿若春花,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,和路之遥有六七分相像,嘴角擒着一抹淡淡的笑,不像路之遥这么温和,却比他多了几分天真。

白轻轻废了一段时间绕过地上杂乱的花盆,将手中的食盒放到了路之遥身前,腕间的紫檀珠叮当作响。

她仔细地看了看小路之遥,随后执起了他的手,原本还天真的笑一下便收了回去,她微微皱眉,语气有些着急。

“阿楚,娘亲给你的佛珠呢?怎的不见了?”

李弱水这才意识到他的小名叫阿楚,听起来倒像个女孩名。

小路之遥伸手指了指李弱水这个方向,声音清脆。

“在那里吧。”

白轻轻抬眼看去,果然看到了一串白色的佛珠,霎时又恢复了之前烂漫天真的神情。

“娘亲还以为你扔了呢。”

李弱水看着她骤变的表情,突然感叹了起来,果然是亲母子,这变脸的速度和路之遥一模一样。

白轻轻打开了食盒,将里面的食物拿出来摆在桌上,自己则绕过花盆准备去捡那串佛珠,一边走还一边念叨。

“这可是求了佛的,能保佑我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,能让你爹回到我们身边。”

小路之遥没有回话,自己摸索着拿起一个馒头嚼了起来。

李弱水凑上前去看菜色,顿时噎了,一个五六岁的孩子,摆在他面前的居然是馒头和青菜,不见一点肉沫荤腥。

而小路之遥看起来还吃得津津有味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这是虐待孩子吧???

果然白轻轻不是什么好茬,是个一脚蹬了儿子的刻薄女人,她差点就被她的皮相骗到了!

李弱水转头看去,只见白轻轻终于绕到了月季的面前,她提着裙摆俯下了身,嘴角还是那抹淡淡的微笑。

这场景让人联想到日光下轻嗅鲜花的少女。

可这少女却毫不顾忌地握上了带着刺的花茎,一把将它从中折断扔下。

粉红的月季被扔到了地上,花上的露水撒开,像是掉了一地的泪珠,原本还吸食着花蜜的蝴蝶扑闪着翅膀离开了这里。

娇嫩欲滴的月季被扔到了石板地上,被脚碾过的花瓣成为一抹颓靡的暗红,被生生地擦在了白石板上。

“阿楚,这可是娘亲为爹爹求来的。”

白轻轻将佛珠套回他的腕间,说辞也由原来的一家人减为了爹爹。

她坐在石凳上,托腮看着小路之遥吃东西,满眼慈爱。

“你吃饭可真像你爹爹,明明你们只见过几面,血缘还真是一种奇妙的羁绊啊。”

小路之遥仍旧没说话,似是习惯了她的自言自语。

“若是我与他也有这样的连接就好了。”

听到了白轻轻的话,李弱水顿时睁大了眼睛,她从没有听过谁愿意主动给别人当儿子的。

果然,他娘也是个脑回路不正常的人。

似乎是被她说得有些烦了,小路之遥叹了口气,舔了舔手指上的馒头屑,扬起笑给了个敷衍的回应。

“这样啊。”

白轻轻继续看着他,越看越入迷,神色中还带了几分痴色。

“阿楚真是和你爹爹越长越像了,可他还是走了。”

“若是他也瞎了多好?这样他就只能靠我了。”

“阿楚,娘亲以前就说过,想给你爹爹打一对耳洞,但他走了,不如给你打吧?”

似乎陷入了什么美好的幻想,白轻轻捧着微红的双颊,此时的神态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少女,看着路之遥的眼神都是炙热的。

……

救命!原来他娘是个病娇!

这一幕给李弱水的冲击不亚于当初被路之遥拉着跳下洞穴,直接给她看傻了。

这完全就是把路之遥当做他爹的替身了,他还只是个孩子啊!

爹爹跑了,娘亲病娇,还把自己当做了爹爹的替身,将他困在了这小小的院子中。

她一下子理解了路之遥的性格,试问谁能在这样艰苦扭曲的生活背景里不变/态?

可小路之遥就像习惯了这些一样,神色如常,吃完了两个馒头后也没有再动那盘青菜,只是抬头“望”着天空沉默不语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